🔥六含采_腾讯大浙网

2019-08-29 12:36:45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29 12:36:45

多发生在机体抵抗力降低时,如大面积烧伤,长期使用免疫抑制剂等。患者入院后一个月:他自己可以扶着墙慢慢地走了,我们看到了希望,我觉得只是时间问题,他的命保住了。尽管当时的我心里很想去收治,但我还是没有同意,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初出茅庐,经验不足,没有底气。那个时候医院外科住院病人并不是很多,三十几张床位住着一半的患者,我让护士安排了一个空病房给他单独住。我去申请另一个空病房给这个患者用,一天用一个,每天都给之前住过的整个屋子消毒。患者出院几天后。”我呵呵地笑着。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两个问题:环境和营养。他更瘦了,一眼就认出了我,他面部烫伤的创面我还依稀记得,他躺在抢救室的床上,儿子在一旁也认出了我。两天后,我对自己的决定开始后悔了。

“他低声说。”那时候的我真的就是这么回答的。很快她回来了,一脸的愤怒,拽着我去了护士的治疗室:“你疯了吧,这种病人你也敢收,我一进门就差点被臭得熏出来,这患者烧伤得太重了,我上班20多年咱们从没有收过这么重的烧伤病人,你显什么能?”她还在抱怨着,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,怕我担责任。那段时间,我带着他的检查资料去上级医院找老师咨询,自己回去进一步学习,调整治疗方案。

那天我找了个饭店把羊拿了过去,晚上全科人一起吃饭,我哭了,我师傅哭了,护士也哭了一大片,我又喝了个烂醉。

从那天开始,我的心又悬了起来。我回家足足躺了2天,没有任何的牵挂,没有任何的打扰,踏踏实实地回想着这三个月发生的事情......今天,我再次看到了他,十年前的那个老汉。患者住院的时期是在夏天,每次到他的病房都是一阵阵的恶臭,而且可以看到飞来飞去的苍蝇。“大面积的烧伤,我们治不起了,想回咱们医院住院,我没太大的要求,治成什么样我都能接受。我们眼神交汇的那一刻,他认出了我,他努力地抬起手指着我,嘴里“啊、啊”地叫着,声音很微弱。

我记得换药时我拿出高渗盐水的那一刻,主任看我的眼神不一样了,他没有说什么,但是我感觉到从那之后他开始经常出入这位患者的病房了,开始询问家属、安慰、鼓励、陪伴......我记得是第5天开始,患者烧退了他开始能吃东西了,不再抵触我了,见我的时候也呵呵地咧着嘴笑。

十年前,您没有说过一句话,除了“啊、啊”就是笑。

我记得走出院长办公室的我又哭了。

我皱着眉头戴着4层口罩慢慢地在清洗、消毒、上药。

我把患者的儿子叫到了医办室,我很清楚地记得那会屋里就我们两个人,还没等我问,他就抢先开口了:“医生我感谢您能收治我爸爸,您虽然年轻但是我相信您,我不求我爸能治好,但是我也不想让他太痛苦。

“大面积的烧伤,我们治不起了,想回咱们医院住院,我没太大的要求,治成什么样我都能接受。

”我刚要说话,他接着又说:“没事,我没抱太大的希望,我知道我爸这个坎可能是过不去了,是生是死我都认了,不会怪您。

患者的儿子没有任何的质疑和责怪,只是默默地说了一句:“我再去找钱。

两天后我请全科人吃了一顿大餐(外卖,那会都是饭店的服务员送)。”我刚要说话,他接着又说:“没事,我没抱太大的希望,我知道我爸这个坎可能是过不去了,是生是死我都认了,不会怪您。

他更瘦了,一眼就认出了我,他面部烫伤的创面我还依稀记得,他躺在抢救室的床上,儿子在一旁也认出了我。接下来的两周:每隔3天换一次药,因为渗出在减少,换药时候我的动作更轻了,怕刺激产生疼痛加重颅内的出血,我期盼着患者颅内的出血不要再增加,快点吸收。

但是这更加坚定了我治好他的决心。

”主任看着我,犹豫了很久,“收吧,这个病人能不能活全看你了。

那个时候我恨啊,为什么老天对他如此不公平?真是雪上加霜啊。